首页
   

李雅轩回忆杨澄甫等太极拳名家发劲情形

来源:网络转载 添加时间:2014-06-16 04:30:36

 

 


右边即为本文中的杨澄甫老师


    杨老师的发劲,打去松沉软弹,有透力,有将人胸部之骨架打垮打塌的可能,透内之力惊心动魄,有令人万分恐慌之感。如这种劲打来,无论对方有多大的力量,也是抵抗不了的。杨老师之拳的奥妙就在此。我当好好的用脑筋想想,否则空有太极拳专家之名也。回忆杨老师练拳推手的情形:

    1、其两臂是如何的松软软的,沉甸甸的,重砣砣的情形。

    2、其发劲是如何的轻轻的贴着了吃着了我,然后心中一鼓劲,就如拍皮球一样将人打出的。

    3、其推手是如何的两手轻轻往我身上一放,我便感觉没有一点办法,动也不行,不动也不行,用大力不行,用小力也不行。

    以上这种情形,要时常思悟思悟。杨老师发劲时,是利用呼吸,然后用神、用意、用气将劲打出去。这种劲去,可使对方如触电样跳出。这种劲打出去,会使人吓一跳,而有惊心动魄之感。杨老师发劲时,其五官面神态是非常的庄严,非常的愤怒,这是怎么一回事?别人为何学不来,其原因何在要想想。这是不是胸中及丹田中尚未找着沉着气意的关系。杨老师打崔立志之肘下捶,陡然一去,崔则感觉如同要塞子插进胁部去一样。(在北方西京畿道杨老师公馆)打武汇川之按劲,一抖手,武则疼痛多日始愈(在上海募捐时,与汇川表演)。打牛镜轩之挤劲,只见其眼神向其一看,右臂好象似未看见动,牛则一屁股墩在桌子底下,不能出来。(在上海杨老师公馆)。打董英杰之挤劲,只见其身势往下一坐,眼神一看,臂如一抖,董则如断线风筝,一个跟斗翻出丈外倒地。(于民国十七年,南京大戏院为赈灾表演)。打董英杰之拗步掌,只见其身势一坐,掌指一动,人如触电样崩出(在广东省府大礼堂,报纸登其发劲的情形云:北方太极拳泰斗与道董某表演推手,掌指一动,人如弹丸而出

    民国十四年,在北京行健会,与杨开儒推手之挤动,只见其神经一振,人已隔桌子翻过,观者惊心动魄。打杨开儒之列劲,只见其神经一动,对方有顷刻之危险(在北京西京畿道街杨老师之公馆)。打田绍先之挤劲,只见其轻轻两手往田臂上一放,田则动不行,不动也不行,不得已奋力挣扎之,只见杨老师以翻出,嘣的一声,五体朝天的摔在订上。(民国十八年,在浙江省国术馆教务长办公室)。

    民国十八年,在南京常府街刘公馆,与董英杰推手之挤劲,只见其身势一坐,右臂一鼓一弹,董则如触电样掀出丈外。

    民国十八年夏天,暑假期间,在杭州浙江省国术馆院中乘凉时谈掤劲,以右臂往我胃部一挨,我感觉心脏发烧不已。

    在浙江打牛镜轩之挤劲,只是两臂一抖,人已掀翻丈外,牛则摇头咋舌道:唉呀!老师的功夫已如此境界了。

    杨老师之掤劲,只见其两手往杨开如胸部只一捂,杨就往后收不往脚的退出数步。杨老师打杨开如之小按,只见其意思一动,杨则跑出丈外,简直未见什么动,这是个什么劲(在杭州开明路杨老师公馆内)。在南京旅馆内,杨老师打董英杰用的倒撵猴之掌法,松沉一弹,人已弹出丈外。

    常见杨老师之掤劲,只见其两掌往我身上略一抖,我便感到内部发烧。

    还有好多动作,有神乎其神的味道,不及备述,此不过述其大概而已。

    各位老师发劲状态:

    1、班侯发劲时是怒容。

    2、健侯发劲时是笑容可掬的乐相。

    3、少侯发劲时是诡诈的脸容。

    4、杨老师发劲时是像怒的样子。

    5、李香远发劲时是笑嘻嘻的样子。

    6、崔立志发劲时是悉相。

    7、我发劲时算是近于怒相。

    太极拳发劲时,各有不同的表情,如喜、怒、哀、乐。这是有功夫、找着劲的表现,如无这些表现,是功夫还未上手。

    1、禄禅发劲,是虚无所有的打法,被子打者挨上后,还不知是如何挨的打,算得上神妙致极。

    2、班侯发劲,如晴空之霹雷,啪的一声,已把人摔出丈外,很多人已被打坏了。

    3、健侯之发劲,是以轻妙之手法摸之,手法虽轻,可以使其跑不了,而后如放箭一样,将人射出,真可称为神沾圣手了。

    4、少侯之发劲,是松灵致极,冷快无比,他鬼鬼崇崇的令人不好琢磨,不好防备,人已被他打痛了。

    5、杨老师之发劲,是冷打丹田劲,临发时心中若有所思,在劲去时,如关云长斩颜良诛文丑,瞪眼之际,其人头早已落地一样,人在不知不觉之中已出去。这是弹出去的,射出去的,真所谓发劲如放箭也。这种发劲,我感到比放箭还快,如触电一样崩出,真称得上是内家拳神勇也。

    6、武汇川专打一点柔弹劲,不愧是杨家的弟子。他的学生名张玉者,发劲也还可以,发长劲的松弹力还不错。

    7、崔毅士(立志)会发劲沉劲,发时先吸一口气,然后以松弹之劲打去,此劲可以把人打出声,此谓以气打气之功夫。

    8、董英杰力大胆大,敢打敢上,这是他的长处。他善揉措劲,可以将人揉得东倒西歪而后倒也。

    9、李香远(宝玉)一辈子的苦功,身势的曲折柔软够,尤其是他的发劲比任何人都充实。其是他的以劲比任何人都充实。其劲能入里透内,确实是一把好手。但是我认为在机变奥妙方面还不足,如此更可知太极拳之难也。很难出现一位完全的好手,实在不易,故一百多年来,只出了杨禄祥先生一人,其次班侯、健侯及澄甫老师也。

    10、田光麟的如断下来样的,软打功夫也好。

    11、郑曼青善于打一种摸准了之后挺身进步将身攻出的打法,人虽小,有功夫,有胆量,所以对方虽其有备,亦被其打伤。

    12、我本人是更不行,虽在机变虚无奥妙,冷打、丹田劲各方面都有点,因跟随澄甫先师十余年之久,我的长处是用机变难测手,打冷快闪电劲,不喜欢与人沾沾粘粘的鼓涌,但可惜早年未善用功,本身本资也不够,以至成就不深,诚可惜也。

    在19551月日,在老玉纱街道5号附1号,我与栗子宜练习推手时,我忽然找到一种劲道来,这种劲对子宜的这种身架的情形用之颇有效,特为记录如下:这种劲在初发时没有一定方向,无一定着意点,若无所为,只是以松松软软的身势向对方缓缓的透去就是,以俟对方来化时,我便顺其化劲的去向随之,在这种随动之中,一定会审出对方之根基重心点来,我便陡然出一个突击之劲向其重点鼓之,其必跌无疑。按此劲澄甫老师善用,每与人推手打得很脆,当时我还体会不到,现在应当时时记住。

    在杭州民权路大礼堂,我与周声供打手用的反掌打。以右手向其面部虚扬一下,他以右臂往上猛架时,其右胁已露出,我便以右手由上往下一翻,向其右胁间轻脆的一弹,他便两臂抱胸蹲地,说不出话来,以手示意要回宿舍。我扶他起来,送他到宿舍,修养了7天,连吃了几剂七厘散而愈。盖因我去之劲虽是不大,但正在他呼吸的时候,于不知不觉之中被弹了一下,打隔了气,并非是打伤他。

    我与刘湘女推手时,用的右腕打,以右手向其胸部一去,她便以右手由上往下向我右手腕往下压力,我便借其压力一松,露出右腕来,便以腕向其胸部一鼓,她便如弹丸而出,碰门倒地。

    我在杭州昆明路国术馆,与杨开如打手,他忽然乱其推手的规则,以双手向我腰部抱来,我当时心中一急,以双手向其胸部用寸劲一按,他便惊然倒地,后脑勺摔在地板上,拍的一声头晕了数分钟,才恢复自然。

    我在成都将军街夏宅,与杨绍西打散手之用腿,势如窝里放炮拍的一下,使其不及逃脱。此事张英振在场亲眼看见。

    我在轮船上的房舱中,与吴某某推手之发劲,势如连珠炮响,嘣嘣不已,吴之后背亦撞铁门者再。

    我在成都西马棚街头12号之堂屋中,与郑某某推手之挤劲,嘣的一声,将其打在隔板丧事墙上,将板墙打裂宽缝数道。

    我在成都天仙桥街永兴弹花厂中,与牟祖绶打散手之踢脚,我右手虚晃其面部,他以右手向上迎架时,其右胁已亮出,我便经其右侧往其右侧往其右后闯两步去,提右脚向其右胁踢去,其劲竟透至其左侧,疼痛不已。

    我在成都西马棚街,打郑某某之小按,稍一松劲,他便墩在床上。

    我在成都东胜街张美振先生家,与大力士王应亮动手,我以大腿膝胯部打的截劲,在其将用大别子上右脚时,我在其将来未到之际,以右腿出截劲向其右腿鼓,王则滚出丈外,出事张美振先生在场亲眼看见。

    我在成都槐树街请客吃饭时,有某某之朋友孟某者,素有通臂之功夫,言谈轻视太极拳,说太极拳没用,要与我较量手法,舞动双拳向我攻来,我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,陡然进身,分开其两手,便顺势以拳向其胸部点之,但不过意思而已,并未打上,然他因惊叉气,疼痛多日始愈。

    我在成都藩署街文炽昌寓,与牛某推手之化劲。按牛力大势猛,推手向来无对手,素有坦克车之称。在闲谈间,牛忽然用十分猛的力量向我涌来,意图一下子将我推到墙上,以显示推手唯我独尊。但我知他之来力甚虚灵的走脱之化劲,他连来了三四个猛劲,我也连用了几个一化再化的干净利爽,统统给他化掉。他因连扑了好几个空,身体打了一个大转转,站立不稳,背部向着侧面立柜倒去,我怕损坏了人家的家俱,遂速以手将其拉回,然立柜已撞的哗啦一响。后来牛对我说,你近来的这种横劲很好云云。他的意思是,以为他之所以撞侧而后立柜者,是我的横劲好,打着他。这种说法,是对我用的虚灵巧妙的化劲,他还未了解清楚。


【作者】李雅轩,名椿年,河北交河县人,生于1894年,1976年卒于成都,享年83岁。师承杨式太极拳著名传人杨澄甫。多年来在成都教拳,是杨公最得意的弟子之一。


李雅轩


李雅轩谈太极推手

    过去与 杨澄甫 老师推手,我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,今特记之如下,以供研究。我与 杨 老师推手时,只是一搭上了手,我便感觉没有办法,身上各部都不得劲了,杨师虽很松软的向我臂上不沾,不知怎的,便觉得各部都被其吸住了,如同对我撒下了天罗地网一样,我无论如何动总是走不开,无论如何动都是对我不利。杨师之手虽是轻轻的往我身上一放,我便感觉到这一手来得非常严重,使我动也不行,不动也不行,用大力不行,用小力也不行,快动不行,慢动也不行,用刚劲不行,用柔劲也不行,无论如何动,总是不行。如同与高手弈棋一样,对方一下子,我就没办法。 杨 老师虽是很稳静的神气,但我不知怎的,就觉得提心吊胆,惊心动魄,有如遇万丈悬崖,将要失脚之感;又如笨汉下水,有气节填胸之感;自己似草扎人一样,有随时被其打穿打透之感;有自己的性命自己不能保障之感。但 杨 老师确并未紧张,也并未用力,只是稳稳的一起一落,一虚一实的跟随而已,我就捕风捉影,东倒西歪,如立在水上,自己之动与不动操之于人,自己不能自主。以上这种情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直到现在我还不明白。如 杨 老师的高深功夫,我一生还未见第二个人有。我虽是跟随 杨 老师十余年,但限于天份,我的成就只有杨师的十之二三。以后练功,对 于杨 老师这种情形,尚须细细思悟,或可再有一些进步,否则太极拳的真意恐要失传了。

  掤捋挤按,采挒肘靠,进退顾盼定十三势,须认真做到。沾连粘随,不丢不顶,更须切实研究,细细琢磨,长进当很快。否则拳意不来,白费功夫。内则心气,外则全体,内外上下,以致相随。

  所谓沾者,非专指以手贴着跟随之谓,虽在尚未接触之际,以神气将对方笼罩,吸着跟随其伸缩而动,此谓之沾。在几跟几随之中,我之身手早已轻轻扶于彼身,彼之一切举动无不尽悉,便可取之矣。

  所谓沾者有三:①当皮肤接触之后,听对方之伸缩而随之,此为感觉之沾也。②在未接触之前,以眼观察判断其距离伸缩而随之,此为视觉之沾也。③以耳听其声音,判断距离而随之伸缩,此为听觉之沾也。以上皆神气虚灵之作用,故太极拳首在养灵。

  真太极拳之推手,是照掤捋挤按认真去做,讲不丢不顶,出手是虚灵的接触,是绵软的。若掤捋挤按四手不清,动作不虚灵,手掌挺硬,是外家之功夫。

  出手刚硬无经,毫无绵软之气,动作三角八楞,毫无圆满之味,亦不以腰身转动,而以两臂两手自动,胡拨乱拉,非丢即顶,瞎碰乱撞,神气活现,说是太极拳推手,实是贻笑大方。然一般学者,却相信这些似是而非之太极功夫,因其花样好看,但对真的太极拳功夫反而不相信。

  推手时,需用心、用意、用神、用气,不用僵力。其节短,其势险,势如强弩,急如发机,突如其来,令人无人抵抗。

  发劲有三:①以虚妙之身势进身,对准其一部用松软之弹性劲拥之,人如弹丸而出,此谓之长劲,可以将人打远。②以两臂松软如绳,以丹田之劲冷然向其弹去,此谓之断戏劲,可打皮面疼痛。③以丹田之气,周身之劲,心中一急,冷然鼓去。此劲起于陡然,令人一惊如触电,不知其所以来,又如炮弹之及身,早已打进,此为短劲,或曰冷劲。此劲可以入里透内,可以将其鼻涕眼泪打出。如发的充实,可以伤其内脏,使其口鼻喷血,顷刻致命,其冷快可想而知。

  推手时,要有虚灵之气势,虽有手法,不以手法破敌。虽有招术,不以招术招架,要以神走以气化,使对方如捕风捉影,找不着实地,找不着去处,其破绽自出,好取之矣。如见来手,即以手法招架,则一身之劲被其牵掣,动作不灵,学者不可不知也。

  无论用拳用剑、用刀用枪,在比斗时意思总要走在前头,我之一手之去,又有多手的准备,相机而发,早已料定对方之必然动作,故可稳操胜券矣。

 以心打心,以气打气,以神打神,以气魄打气魄,以气势胜他人之气势。用拳时,要松软沉贯之以神气。用肩用肘,用胯用膝亦然。所谓沉者,松软自坠之谓,非用力下压之说也。非松软纯净内劲不出,如不知松软,反不如练硬功也。

    太极拳发劲歌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心里发狠身势松,丹田气鼓劲前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突然全凭神经动,勇敢皆从胆中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惊心动魄来的冷,势如强弩透其胸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陡然一震五脏烂,方是太极真功夫。




 



西安同一太极拳交流培训中心  
地址:西安市含光路南段淘宝建材市场1号
报名电话:02988221618 13609127569   
联系人:薛老师
QQ: 154972123 QQ群:55796141